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旋风小说网 > 军事历史小说 > 1640四海扬帆最新章节

第二十七章 广州之战四

1640四海扬帆?|?作者:人生一场康波?|?更新时间:2018-02-09 01:56:01
推荐阅读:仙狙抽个美女打江山大国婿朱氏大秦孤竹君覆汉武国崛起万历驾到名士倾国懒散初唐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找到守序,广州后卫世袭指挥使冯耀。
“冯老将军。”守序客气地与他打招呼。
冯耀手持两颗大印,永历册封尚可喜平虏侯、耿继茂靖虏候,冯耀携带大印赦书要出城前往敌营。
守序摇头道:“老将军,这招怕是没用,尚可喜与耿继茂绝不可能听你的。”
冯耀慨然道:“老夫不去就是欺君,我只知君不可欺,不知敌之不听。”
“何必徒劳。”
“我老了,于守城毫无用处。用三寸不烂之舌与尚可喜谈谈,拖得一刻是一刻。”
守序看着这个慷慨请命的老人,髯发浩然,意气凌厉,心知再劝也是无用。
“拿酒来。”
亲兵提上来一坛酒,不是多好的陈酿,入口辛辣。
冯耀连干三杯,言语间似有无尽悲凉,“出郊一里,越王台即是天山朔漠。此去敌营,我没指望如苏武一般生还。”
冯耀砸碎酒杯,绯衣玉带,缒城而出。
守序向着老人的背影深深一礼。
半日后,敌军全线炮击。
守序深吸一口气,来了。
经过这两天持续炮击,城墙缺口处的废墟被更多炮弹碾碎,长身管加农炮在500米处发射的炮弹能打进废墟半米之多。城墙进一步坍塌,现在无须云梯,鞑靼人可以爬进城了。
城墙上爆发激烈的枪炮声,守军在向城外射击。
守序等待着。
第一顶红缨白帽出现在坡顶,接着是第二顶,越来越多。
烟尘弥漫,敌军前锋进城后迅速分散,各自寻找掩体。
书院一带发出几声巨响,留在那边的少数士兵引燃地雷,烟尘中看不清敌军损失了多少。临阵凡先登皆为勇士,用地雷这种没多大用处的玩意多杀一个是一个。
东溪上的三座石桥已被拆毁,留守士兵游过窄窄的河道。立时有战友冲过去,给他们围上棉大衣。
安德烈在士兵前来回踱步,嘴里叼着一个烟斗,满脸不在乎。
射击参数早已调好,明军中的荷兰炮手和望加锡炮手回头看着守序,等待击发命令。
第二波才是敌军突击队主力,蜂拥而至的红缨白帽瞬间挤满突破口,也不知是哪镇绿营的炮灰。守序举着的右手用力挥下,以他身边的这门约9磅的加农炮为基准炮,各炮依次开火。守序拉开望远镜,有两枚炮弹砸进人堆,残肢碎肉飞上天,留下十几具尸体。
各炮很快进入效力射,5轮炮击过后,这波突击被轻易粉碎。
羽凤麒挥动大旗,范承恩应旗。那是明军的简单旗语,表示鞑靼人撤退了。
三次失败的强攻后,夜晚到来,鞑靼人暂停行动。
城内残留有敌军小股前锋部队,守序无意派出部队与敌夜战,各营谨守防线。敌军前锋就随他们去了。
东溪防线核心阵地在城隍庙,这是一座宫殿式建筑,有两层大殿,在基本为平房的旧城东北角是唯一的制高点。守序下楼,找了间房躺下,昨夜整理防线通宵未免,他很快睡着了。
夜间,守序被炮声震醒。
安德烈敲门进来,“长官。”
“简短报告。”
“更多鞑靼人进城了,他们吸取教训,不再蜂拥而上,改以小股分散爬进来。”
“我军防线呢?”
“目前很稳固。”
东溪防线约1公里长,河道两岸有沿河道路,行道树全被砍掉,敌军渡河必然会暴露在守军视野中,偷袭可能性不大。这会进城的鞑靼人是近似裸体的轻步兵,连佛朗机都没有,东溪防线虽然简陋,也不是轻步兵散步能攻克的,暂时不必太担心。
守序躺下继续睡,“谨守阵地,今夜有张鹏飞值班,没大事不用叫醒我。”
一夜再无事,第一天很快过去了。
守序起床,防线与昨天相比变化不大,夜间炮击效果不好,对面的红缨白帽明显增多了。
白天鞑靼人继续攻城,与昨天相比,最大的区别是有平、靖二藩的藩下兵丁投入战斗。这很好理解,一味使用绿营当炮灰,非惹出兵变不可。尚可喜耿继茂还没有真鞑的威慑力。
为保证火力持续性,留出炮管冷却时间。每次最多只有3门炮向缺口射击,其他炮组休息等待。8门加农炮有2000多发弹药,火力充足。
城墙上爆发了更激烈的战斗,鞑靼人强攻突破口两肩。城墙上的垛口女墙被炮弹砸的粉碎,羽凤麒用沙袋修补缺口,依旧坚持在城墙上。
守序观察了一会,明军看上去还能坚持。他现在更关心旧城居民撤离进度,叫来广州知府沈耀辰。知府字君房,浙江嘉兴人,在广州也不过一流落他乡的苦命人。
“撤了多少人?”
“一万多。”
“为什么这么慢?”
“旧城官吏的家资行李太多。”
守序怒气上涌,手指东城墙,“城上的士兵在用血肉之驱抵挡鞑靼人的炮弹,你们还在城里磨磨蹭蹭。”
知府显得很委屈,“旧城居民有很多官兵家属,他们携带很多家产,我总不能用强。”
守序向后拉开望远镜,有几处十字路口能看到撤退的人群,扁担行李堆了一地。
“你告诉那些人。他们这么干所有人都走不了。只许携带随身包裹,禁止带家具古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知府欲言又止,似是满肚苦水。
“沈知府,我知道你难,大家都难,只能想办法克服。”
沈耀辰紧咬牙关,深施一礼去了。
他以副贡升至广州知府,全靠在三水当知县时擒斩海盗的军功起家,当然也不是普通的腐儒。这得感谢崇祯,崇祯在位期间大刀阔斧改革,辞退很多进士出身的官员,大力提拔年富力强,没有太多酸气的举人贡生,将官场换了一遍血。正是这些能干的官员提高行政效率,让崇祯朝税收高达万历年全盛期的两至三倍,什么崇祯重用东林党导致税收下降是不存在的。 因明朝很快灭亡,崇祯改革这个堪比王莽革新的历史名词被人遗忘。
既然不能用强,那就只能跪求。沈耀辰沿承宣街一路哀求过去,也许是鞑靼人越来越凌厉的炮击让居民清醒过来,撤离速度加快了很多。
守序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战场上。
进城的鞑靼兵越来越多,他们占据东溪对岸的几座大建筑,架起火器与明军对射。敌军没有加农炮,也没有佛朗机,只有射程几十米的虎蹲炮。明军以佛朗机还击,加农炮继续炮击缺口。
东溪两岸看似打得硝烟弥漫,实际都没什么杀伤力。但鞑靼人的射击还是起到一些干扰作用,腾起的硝烟遮挡了视线,降低射击效率。
到傍晚时,小北门城楼燃起冲天大火。城西增援过来的明军实力较弱,在鞑靼人两面夹击下,他们终于守不住半残的小北门城楼,退向镇海楼。
夜色中,一位明将铁甲戎装,手持长戈率几个兵断后。火光中的身影是如此显眼,以致城下所有人都默默看着他。
蜂拥而上的红缨白帽终究淹没了断后的军官,守序沉默半饷,问起身边的范承恩。
“那是谁?”
“营兵都司罗定材。”
“告诉他妻子,绝不要殉葬,养大孩子。”
“我这就派人。”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为国殉葬的军官往往也会有为夫殉葬的妻子,守序想尽力避免发生更多这种惨剧。
北城墙明军主力退向镇海楼,小北门失守,鞑靼人获得进城大道。城门洞被条石填塞,鞑靼人清理得花一点时间,至少今晚,守序还可以安睡一觉。。
a
1640四海扬帆最新章节http://www.xfbooks.com//1640sihaiyangfan/,欢迎收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新书推荐:大国婿朱氏大秦孤竹君武国崛起名士倾国公主要谋反唐淘军工科技续汉志富明

// _myJSFooter.htm // google analytics